国家外汇管理局简体中文繁体中文用户登录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 索  引  号:
    01389771-8-2018-00006
  • 分       类:
    管理信息  各类社会公众  其他
  • 来       源:
    “中国外汇”微信公众号
  • 发布日期:
    2018-01-11
  • 名       称:
    孙杰:2018世界经济形势展望
  • 文       号:
孙杰:2018世界经济形势展望

尽管2008年的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十年,2017年的经济形势也比预期要乐观,但是稳定增长基础还难说牢固。事实上,当前世界不少国家的经济依然在努力摆脱危机时留下的后遗症,而新问题又在不断出现。2018年,欧洲和日本可能结束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也会延续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这些将给世界经济增长带来新的挑战。

世界经济尚未出现根本性好转

2017年,世界经济增长率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约为3.6%,按市场汇率为3.0%,均比2016年高0.4个百分点,而且比2016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值也要高出0.2个百分点。这种超预期的增长是近年来较少的现象。因此,市场开始预期欧洲和日本即将退出量宽政策,美国的加息速度也不会放慢。

危机以后,几乎每年国际机构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都要高于实际数据。换言之,实际经济增长总要比之前预计的要悲观。这种现象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危机后世界经济的弱复苏局面和经济增长的艰难。对此,经济学家进行了大量研究,也给出了不少解释。现在的问题是,2017年出现的这种逆转是否意味着世界经济形势将出现根本性好转了呢?也许盲目乐观是不可取的。

从短期因素看,2017年世界经济超预期增长的原因可能有三个:欧洲大选后政治局势相对稳定、国际贸易带动了全球制造业及世界经济整体回暖以及中国经济增速平稳。

从基本面情况看,劳动市场持续改善、物价水平温和上升、国际贸易量价齐升,但直接投资仍然低迷、全球债务水平继续上升、金融市场动荡风险加大、大宗商品市场依然在相对低位运行。

从美国经济的形势看,尽管2017年的增长率明显高于2016年,处于危机以后第四个小周期的顶点,但是由于受到加息提速的影响,这次小周期的顶点可能会低于以往的水平。如果欧洲和日本在2018年退出量宽,也可能会出现类似情况。而从政策层面看,特朗普的财政整顿、税制改革以及贸易政策的调整,在短期内会带来正面影响,但也会造成负面冲击,从而给世界经济带来不确定的影响。

一些长期性问题仍存

2017年世界经济出现超预期复苏的同时,危机以来逐渐形成并持续存在的一些长期性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可能会影响未来的增长,因此依然值得关注。

就业、经济增长与劳动生产率

最近几年,在劳动参与率已经大体稳定的情况下,失业率依然不断下降,已经达到甚至低于危机前的水平。201710月,美国失业率仅为4.1%,明显低于自然失业率,表明劳动力市场已经出现吃紧的情况。与此同时,投资也没有明显的上升。这种情况说明,经济增长可能主要源于就业的好转。

研究表明,危机后各种新型技术正在快速发展甚至产业化,但是全球生产率的增长却在明显下降。虽然这样的“生产率之谜”不是一个新问题,例如对当年信息技术革命是否提高了生产率的问题,在经济学家中就没有达成一致的看法。可能的原因包括对服务业、消费者剩余和全球价值链条件下国内增加值的统计问题等等。生产率问题也引起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关注,并于20174月发表了一篇题为《随逆风而逝:全球生产率》的报告;在20173月期的《金融与发展》中,阿德勒的文章也讨论了这个问题。

毫无疑问,全球生产率增速下降将对世界经济增长产生长期的负面影响。

全球的债务威胁

金融危机起源于私人部门利用财务杠杆进行扩张的狂热冲动,而危机以后政府债务不降反升则是因为政府救助造成的。前者是监管问题,后者是政策理念和抉择问题。长期的低利率和货币宽松,使得全球的债务问题日益严重,金融市场的泡沫风险对稳定增长的威胁越来越大。

国际清算银行对世界主要国家的债务统计表明,非金融部门的总体债务对GDP的比重从2008年三季度的198.2%上升到2017年二季度的242.6%。尽管债务扩张主要是从发达国家开始的,而且发达国家的总体债务水平也远远高于新兴市场(美国债务上限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等事件,也频频将人们的视线引向发达国家),但更值得关注的是,新兴市场非金融部门的总体债务对GDP的比重上升了80.1个百分点,债务总额增量高达31.7万亿美元,而发达国家分别只有41.3个百分点和20.9万亿美元。另外,发达经济体主要是风险较小的政府债务水平偏高,而新兴经济体主要是居民和企业债务水平不断上升。

由于新兴市场在政策、债务管理和市场融资能力方面相对发达国家处于弱势地位,特别是在美联储加息提速,欧洲和日本也可能退出量宽,从而带动全球利率水平上升的背景下,新兴市场发生债务危机的潜在可能性会增大。而随着新兴市场经济规模和在世界经济中地位的不断上升,一旦发生债务危机,救助难度也将是前所未有的。

国际贸易与增长

金融危机以后,全球贸易增长持续处于低迷状态,尽管2017年有所上升,但依然处于低位。亚洲地区回升速度是最快的;美国对外贸易也出现了较强劲的增长,但进口增长高于出口增长;而欧盟对外贸易的增速要明显快于其内部的贸易增速。这些都可能暗示着国际贸易的新趋势。

虽然从短期因素看,造成全球贸易低速增长的一些因素,如世界经济增长低迷、大宗商品价格下降以及贸易信贷紧缩等得到了一定的改善;但从长期因素看,贸易自由化的红利逐渐消失、世界经济制造业向服务业的转变,以及全球价值链扩张速度放缓等问题依然存在,将持续制约国际贸易和世界经济的增长。

2018年世界经济大体持平

展望2018年的世界经济,笔者有以下几个核心判断。

增长的局面尚未得到根本改善

资产负债表危机和长期停滞假说表明,金融危机之后会有一个较长的萧条时期。而危机后的债务问题也将是影响世界经济增长的一个长期问题。目前,虽然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的修复取得明显进步,居民和企业资产的价值也回升较快,但其负债水平并没有明显下降,僵尸企业依然存在,长期利率低迷的状况也没有根本改变。因此,2017年世界经济虽然出现超预期增长,但还没有步入强劲、可持续的增长轨道上来。2018年仍将面临上述难题。

警惕发达国家政策调整的负溢出效应

特朗普税改在短期内可能会小幅度提升经济增长,但很可能大幅度推升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前者会给世界经济带来正面的外溢效果,而后者会给世界经济带来负面的外溢效果。政府债务增加会造成利率上行压力,吸引外国资本流入美国并促使美元升值,威胁金融市场的稳定,还可能给世界其他地区带来经济动荡。而欧洲和日本退出量宽,则可能使这种冲击更集中于新兴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缩表也会推升中长期利率并使加息提速。考虑到危机以后自然利率水平的下降,加息空间缩窄,可能会进一步抑制美国的经济增长,强化世界经济的负溢出效应。

债务和金融市场的风险正在积聚

债务和金融市场的风险,在市场层面是一个心理阈值的问题,因此,尽管会有一些先兆,但常常是突然爆发的,而且会通过自我强化愈演愈烈,直到超调,很难预测或预估影响。

从目前的情况看,世界经济基本面尚好,主要的挑战是不断加快的加息和缩表。虽然从TED利差看,金融机构风险不大,但是从VIX指标看,当前的国际金融市场风险正在积聚。

逆全球化不会持久

过去的全球化造成了分配的不平等和发展的失衡,并最终促成了逆全球化的思潮。但驱动全球化的因素未来依然会发挥作用。毫无疑问,降低成本是全球化的一个主要动力,而逆全球化必然造成成本上升和国际竞争力下降。从这个逻辑上说,要使逆全球化能够持续,又不会出现上述的不利局面,至少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本国技术进步造成的成本下降可以抵消逆全球化造成的成本上升,从而维持竞争力;二是与逆全球化下生产的产品相关的竞争性或替代性产品,也全都同步转向逆全球化,使逆全球化下生产的产品不会在竞争中丧失优势。而从当前的情况来看,这两个前提条件很难实现,因而长期的逆全球化是有难度的。短期内,保护主义可能会给世界经济带来一些负面冲击,但是不会持久。

当然,如果各国和国际社会不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比如加快适应全球化的产业升级、扩大财政转移支付、推进全球治理、加快建立世界经济新秩序等,来解决全球化造成的分配不平等和发展失衡的问题,逆全球化的思潮也不会自动消失。

综上所述,正反两方面依然会积聚推动变化的力量,政策及其效果还有待观察,不确定性上升。总体判断,2018年的世界经济不会出现大的转折,可能大体持平,略有下调。

 

 


分享到:
【打印】 【关闭】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外汇管理局甘肃省分局主办 版权所有 授权转载 最佳分辨率:1280*768

网站标识码bm74280001 京ICP备0601724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