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外匯管理局簡體中文繁體中文用戶登錄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 索  引  號:
    F8550132-0-2015-00095
  • 分       類:
    國際收支統計與結售匯管理  各類社會公眾
  • 來       源:
    新聞發布
  • 發布日期:
    2015-10-30
  • 名       稱:
    “2015年前三季度外匯收支數據有關情況”新聞發布會文字實錄
  • 文       號:
“2015年前三季度外匯收支數據有關情況”新聞發布會文字實錄
國新辦新聞發言人 胡凱紅:

女士們、先生們,上午好。歡迎大家出席國務院新聞辦的新聞發布會。今年前三季度,國內外經濟金融環境依然複雜多變。全球經濟延續不平衡的複蘇態勢,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繼續分化,國際資本流動的波動性加大;國內經濟運行總體平穩,呈現穩中有進、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繼續朝著更加市場化的方向邁進。在上述因素共同影響下,境內主體積極調整本外幣資產負債結構,我國跨境資金流動波動加大,並呈現階段性流出態勢。

這些情況媒體很關心,大家很關注,為幫助大家了解這方面的情況,今天我們請到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王小奕先生,請他向大家介紹2015年前三季度的外匯收支數據有關情況並回答大家提問。參加今天會議的還有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女士。

首先請王局長介紹情況。

2015-10-22 09:53:49

·         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 王小奕:

女士們、先生們,大家早上好!歡迎各位參加今天的新聞發布會。我首先通報今年前三季度外匯收支數據,然後回答大家關心的問題。

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2015年前三季度,銀行累計結匯8.26萬億元人民幣(摺合1.34萬億美元),售匯10.15萬億元人民幣(摺合1.64萬億美元),結售匯逆差1.88萬億元人民幣(摺合3015億美元)。從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看,2015年前三季度,累計涉外收入15.28萬億元人民幣(摺合2.48萬億美元),對外付款15.70萬億元人民幣(摺合2.54萬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4139億元人民幣(摺合636億美元)。

2015-10-22 10:00:21

·         王小奕:

前三季度我國外匯收支狀況主要呈現以下特點:

第一,銀行結售匯和代客涉外收付款總體均呈現逆差。2015年前三季度,按美元計價(下同),銀行結匯同比下降6%,售匯增長31%,結售匯逆差3015億美元,月均335億美元。前三季度,銀行代客涉外收入同比增長1%,支出增長6%,涉外收付款逆差636億美元,月均71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明顯低於結售匯逆差,主要體現了我國市場主體在境內的本外幣資產負債結構調整,包括收匯不結匯而選擇存款方式保留外匯的情況,以及購匯增加外匯存款、償還境內外匯貸款等。

2015-10-22 10:03:31

·         王小奕:

第二,跨境資金流動波動加大。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2015年一季度,結售匯逆差914億美元,月均305億美元;二季度結售匯逆差大幅收窄至139億美元,月均46億美元,其中,56月份為小幅順差;三季度結售匯逆差擴大至1961億美元,月均654億美元。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也呈現了同樣的波動趨勢。

第三,市場主體結匯意願先升後降,藏匯於民進程穩步推進。衡量企業和個人結匯意願的結匯率,也就是企業、個人結匯額與涉外外匯收入之比,一季度為69%,二季度上升至74%,三季度回落到67%。從2007年到2011年人民幣升值期間的情況看,結匯率一直保持70%以上,說明現在企業的結匯意願不強。前三季度,非金融企業境內外匯存款餘額累計增加461億美元,個人外匯存款餘額累計增加119億美元。

第四,市場主體購匯動機先弱後強,有序調減借債規模。衡量購匯動機的售匯率,也就是企業、個人購匯額與涉外外匯支出之比,一季度為79%,二季度下降到75%,三季度上升至91%。在2007年到2011年人民幣升值期間,售匯率只有50%60%,說明當前企業、個人購匯意願較強。與此對應的是,前三季度,企業借用的境內外匯貸款餘額累計下降418億美元,上年同期為增加396億美元;海外代付、遠期信用證等進口跨境融資餘額累計下降728億美元,上年同期為增加63億美元,這也表明企業去槓桿化的進程加快。

2015-10-22 10:06:04

·         王小奕:

第五,銀行遠期結售匯呈現逆差,但已明顯收窄。2015年前三季度,銀行對客戶遠期結匯簽約同比下降50%,遠期售匯簽約增長52%,遠期結售匯簽約逆差1679億美元,去年同期為順差508億美元。其中,一季度逆差470億美元,二季度逆差收窄至215億美元,三季度逆差擴大至993億美元。從近期看,9月份遠期結售匯簽約逆差為154億美元,比8月份大幅下降77%

以上就是我要通報的2015年前三季度外匯收支主要統計數據。相關數據也正在外匯局官方網站同步發布,請大家關注。

下面,歡迎大家就我國外匯收支狀況有關問題提問。

2015-10-22 10:21:46

·         胡凱紅:

下面開始提問,提問前請通報你所代表的新聞機構。

2015-10-22 10:22:51

·         中央電視台記者:

請問王局長,根據外匯局剛剛公布的數據,今年以來,銀行結售匯以及涉外收支都表現為逆差,您如何看待近期資本外流以及外匯儲備下降的現象?是否存在資本外逃的風險?未來形勢您如何看待?謝謝。

2015-10-22 10:23:28

·         王小奕:

回答這個問題有四個要點:第一,今年以來或者去年下半年以來,我國外匯資金確實呈現了一定的流出趨勢。第二,這種跨境資金外流是有具體原因的,不意味著是資本外逃。第三,儲備下降也是事實,但目前還在可控範圍內。第四,應理性看待這種波動,我們對未來保持國際收支基本平衡還是有信心的。為便於媒體朋友更好解讀外匯局發布的不同口徑數據,首先解釋一下我們日常發布的三套數據,其中都涉及跨境資金的流入和流出監測。

2015-10-22 10:25:09

·         王小奕:

三套數據口徑就是我們剛剛發布的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結售匯數據,還有國際收支數據,但發布時滯會長一些。第一個口徑,涉外收付款反映了銀行代客,也就是企業、個人等主體國際交易過程中的資金收付情況,包括人民幣、外幣,包括貿易、投資等各類項目,但不含銀行自身的跨境交易。上述交易發生後就會記錄在涉外收付款統計中。前三季度,涉外收付款累計逆差600多億美元。第二個口徑,銀行結售匯統計涉及的主體包括銀行自身、企業和個人,他們在收到或者需要支付外匯的時候,就會有在銀行結匯或者購匯的兌換行為。自我國取消企業和個人的強制結售匯要求後,企業和個人從境外收到外匯後,可以自行選擇結匯或者以存款等方式保留,這取決於企業和個人對當前匯率和經濟形勢的判斷,今年前三季度結售匯逆差為3000多億美元,表明企業和個人呈現淨購匯狀態。但淨購匯並不意味著立即對外支付,購匯後可能是支付進口或對外投資,可能是償還境內外匯貸款,也可能是存在銀行,所以結售匯逆差與涉外收付款逆差的差距較大,體現了企業和個人對匯率的預期和對經濟形勢的判斷。

2015-10-22 10:31:19

·         王小奕:

第三個口徑,我們按照季度公布國際收支平衡表,時滯大概為一個多月。國際收支數據按照居民、非居民的原則記錄,一些項目可以更好地衡量我國的跨境資本流動狀況。國際收支數據主要分為兩大項:經常賬戶、資本和金融賬戶。假定淨誤差與遺漏為零,那麼經常賬戶、資本金融賬戶之和為零,經常賬戶順差就等於資本和金融賬戶逆差,資本和金融賬戶中還包括儲備資產變動。從公布的上半年數據看,經常賬戶順差1486億,占GDP比重為3.1%;不含儲備資產的資本和金融賬戶逆差1256億美元。如果在這1256億美元中再剔除直接投資,也就是剔除國內企業對外投資的ODI和外商到國內投資的FDI,非直接投資項下逆差為2172億美元,主要包括證券投資、外債、貿易融資以及貿易信貸等,更貼近地反映了這些項下的跨境資本流動情況。目前三季度數據尚未發布,上半年非直接投資淨流出為2000億美元左右。

2015-10-22 10:49:56

·         王小奕:

國際收支出現這種情況很正常,中國也不例外,最近表現為經常賬戶順差、資本和金融賬戶逆差,人民幣升值期間通常表現為國際收支“雙順差”,導致外匯儲備大幅增長,儲備增長實際上也是資本流出,只不過掌握在央行手中。日本、德國多年來就呈現國際收支“一順一逆”的狀況,所以當前我國國際收支結構出現這種調整也很正常。

第二個觀點,當前的資本流出與恐慌性資本外逃存在本質區別。首先,主要反映了外匯資產由央行持有轉向企業和個人持有,也就是大家所說的藏匯於民,企業和個人更願意持有外匯或者對外投資。同時,銀行為應對今年以來遠期結售匯逆差的需求,也購入了大量的外匯頭寸,今年前三季度銀行外匯頭寸淨增加了1000多億美元,企業和個人外匯存款增加了500多億美元。其次,在“一帶一路”戰略等推進下,國內企業對外投資意願明顯增強,“走出去”步伐加快。今年前三季度,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累計873億美元,同比增長16%。最後,部分外匯流出反映為企業主動減持了一部分對外債務,降低了自身的高槓桿經營風險。總的來說,當前的變化都是正常的,不屬於資本外逃。

2015-10-22 11:05:02

·         王小奕:

第三,應理性看待當前的國際收支波動。在資本流出的時候,市場主體可能會出現跟風等非理性調整,人民幣貶值預期上升。但從我國宏觀經濟基本面看,並不存在人民幣持續貶值的基礎,市場的非理性因素也會逐漸隨著經濟的穩定而消失。我國國際收支具有明顯的順周期特徵,受經濟基本面影響比較大。前幾天國家統計局剛剛公布的前三季度GDP增長6.9%,在全球主要經濟體增速中仍是較高的,而且經濟結構優化調整加快,發展潛力依然較大。同時,經常賬戶順差局面沒有根本改變,與GDP之比維持在3%左右的合理區間。作為國際標準,經常賬戶占GDP的比重在正負4%之間都是正常的。最後,真正以長期投資為目的的外資流入沒有改變。前三季度,我國實際利用外資近950億美元,同比增長9%6月末中長期外債餘額較3月末增長3%,說明國外投資者依然看好中國經濟的中長期發展前景。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短期的跨境資本波動是在市場不同預期下產生的,從基本面來講,我們對國際收支運行的長期穩定還是有信心的。

2015-10-22 11:20:16

·         日本朝日電視台:

美國官方公布的報告預測,中國為避免人民幣貶值在三季度曾大規模幹預匯市,請問這個資訊是否屬實?中國政府接下來會繼續幹預外匯市場嗎?

2015-10-22 11:33:16

·         王小奕:

美國財政部最近剛剛公布了半年度的《國際經濟與匯率政策報告》,從媒體的相關報道看,美國財政部不再認為人民幣大幅低估,這是一個重要資訊。過去的報告一直認為人民幣匯率有所低估,需要升值。關於你的問題可以從兩個層面來看,一是任何國家央行對外匯市場的幹預都是存在的,當然會採取不同的方式。總體來講,三季度匯率波動主要是市場主體的自主行為。今年前78個月,人民幣一直面臨貶值壓力。8·11匯改對中間價形成機制完善後,有幾天市場出現了非理性的波動。當中間價在基本完成了一次性的矯正後,市場逐漸穩定下來。國內市場上買賣外匯的主體為銀行、企業等,當外匯供給不足時,央行需要進入市場補充流動性,這也是8月份儲備有所下降的一個原因,但不屬於大規模的幹預,而是根據市場需要為穩定市場情緒進行的正常交易。

2015-10-22 11:34:04

·         王小奕:

二是進入9月以及10月以來,市場趨於穩定,這也是市場自我矯正的一個過程。當人民幣匯率預期趨穩,大家也認可人民幣不存在長期貶值的基礎,相關的過度投機交易就減少了,這也是正常現象。下一步影響儲備的因素確實是多方面的,用儲備彌補市場短期缺口是正常的需要,也是一國貨幣當局必須要履行的職能。但當市場穩定後,市場供求將趨於自主調節。

2015-10-22 11:52:10

·         中新社記者:

最近IMF在召開的年會上提出,美聯儲加息可能會對新興經濟體造成比較大的衝擊。請問王局長怎麼看待美聯儲加息對我國跨境資本流動的影響?

2015-10-22 11:53:25

·         王小奕:

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取向對全球經濟以及金融市場的影響不容忽視。美國是全球最大的經濟體,最主要國際貨幣的發行國,所以我們一直關注美國貨幣政策走向對中國的影響,尤其是對國際收支的影響。第一,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包括結束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和加息預期,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的影響正在逐步顯現。今年前三季度,市場對美聯儲加息預期的強弱、美元走勢的強弱,在不同階段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產生了不同影響。一季度,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壓力較大;二季度,美元升值勢頭減弱,我國跨境收支趨於基本平衡;三季度,流出壓力又有所增強。

2015-10-22 11:55:03

·         王小奕:

美聯儲貨幣政策,特別是處在加息通道前夕時,對國際經濟以及新興市場的影響確實不小,但這種影響也不能過度解讀,加息並不意味著全球經濟崩潰或者整個資金都流向美國。從曆史情況看,美聯儲政策對全球影響也是有區別的。90年代中期和90年代末的兩次加息,確實觸發了部分新興經濟體的資本大量流出。2004年到2006年期間,美聯儲加息並沒有導致新興經濟體資本流出,大多數經濟體經曆了持續的流入。所以,美聯儲加息和國際資本流動並沒有絕對的直接因果關係。從曆史經驗看,影響一國跨境資本流動的主要因素包括三個:一是宏觀經濟基本面良好是抵禦外部衝擊的基本保障,二是靈活的匯率制度和有序的資本賬戶開放之間的協調也很重要,三是在跨境資本流動中需要加強宏觀審慎管理,防止過度的流出和流入。

2015-10-22 12:05:16

·         王小奕:

從我國的現實情況看,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會給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帶來一定影響,但我們有能力和信心應對外部衝擊。美元走強增加外匯融資成本,對於部分外債負擔較重、期限和貨幣錯配較突出的企業,將會面臨較大的經營風險和調整壓力。但是,美元加息或者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對我國的影響也存在積極的一面。第一,如果美聯儲做出加息決定,說明美國經濟複蘇步入正常軌道,之所以近期美聯儲仍在猶豫,就是因為美國經濟複蘇還不穩固。一旦美國經濟進入了持續的複蘇軌道,有利於我國擴大外需。第二,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將進一步分化國際社會包括投資者對人民幣匯率走勢的預期,有利於我們抓住時機推進和加快相關改革。此外,美聯儲加息也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美聯儲主席多次強調這不是短期的小步快走,而是較長期的過程,相關影響也會逐漸地被消化吸收。最後,我之前也強調過,我國經濟基本面依然良好,抵禦外部衝擊的能力較強。

2015-10-22 12:15:18

·         王小奕:

當然,我們非常重視、也會積極應對美聯儲加息的溢出效應和影響。首先,我們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保持國內經濟在合理區間內平穩運行。其次,作為外匯管理部門,要繼續加強跨境資金流動監測預警,加快推進相關改革特別是外匯市場發展,加大對市場主體的風險教育和引導,進一步提高數據透明度,幫助市場主體做出理性判斷。

2015-10-22 12:26:23

·         大公報記者:

近期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增多,結售匯逆差擴大,這是否與人民幣中間價改革相關?這一改革對外匯收支有什麼影響?

2015-10-22 12:31:18

·         王小奕:

當前跨境資金流出增多與8·11匯改沒有直接因果關係。匯改是針對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的完善,促進了今年前78個月跨境資金流出壓力的有效釋放。改革推出之後有幾天出現跨境資金較大波動,並不意味著是由於匯改才導致了大量的資金外流,而是因為人民幣匯率在沒有矯正前存在一定的貶值壓力。去年下半年以來,美元指數累計升值20%多,其他絕大多數貨幣都經曆了貶值,只有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保持了小幅升值,因此人民幣匯率存在調整的需求。匯改的一次性矯正,只不過是釋放了前期的壓力,並非導致了跨境資本的過度流出。

2015-10-22 12:31:53

·         王小奕:

現在來看,在跨境資金流出方向已經消除了一些非理性因素,而且流出速度在減慢。9月下旬以及10月,原來企業有意多留外匯、提前購匯、提前還債、大幅增加套期保值的行為明顯減少。人民幣匯率也在趨穩,9月下旬人民幣在岸和離岸價差縮小,甚至一段時間是趨同的。這都表明中間價改革是推動人民幣匯率更接近於均衡水平的一個重要調整,和跨境資本流動的短期波動沒有直接關係。這個改革對穩定未來跨境資本流動也會起到更加積極的作用。

2015-10-22 12:42:01

·         彭博新聞社記者:

我們離實現QDII2還有多遠?能不能談下“十三五”規劃中,中國資本項目可兌換的進程有哪些改變?

2015-10-22 12:46:24

·         王小奕:

關於QDII2的問題,現在沒有辦法給你一個時間表。這個問題近一兩年提的比較多,社會上比較關心,但外匯局是配合部門,不是主導部門,我們一直配合其他相關部門進行研究。

關於“十三五”中資本賬戶開放的進程,這個方向是沒有改變的。前不久習近平主席訪美前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明確提出,中國在90年代初期提出了實現資本項目可兌換的目標,20多年來一直朝著這個方向努力。目前在可兌換的項目上,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七大類四十項標準,我們完全不開放的交易已經不多了,而且中國正在穩步朝著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的方向努力。因此,資本項目可兌換一直就是我國穩步推進的項目和任務。

2015-10-22 12:47:56

·         王小奕:

近一段時期,我國資本項目可兌換確實有加快的趨勢。當然也有一些媒體,包括國際社會,認為現在中國經濟遇到一些困難或者面臨一些波動,將會影響可兌換的進程。我們認為,這不會影響中國資本項目可兌換的方向。一直以來,我們堅持統籌規劃、風險可控、分步實施的總體原則來推動資本項目可兌換。外匯局負責兌換環節相關政策的制定,將密切配合其他部門,支援資本市場的雙向開放,推動宏觀審慎框架下的外債和資本流動管理,有序提高跨境和金融交易的可兌換程度。同時,我們也會在開放過程中進行有效地風險管理。

2015-10-22 12:55:08

·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我們注意到近期央行和外匯局針對跨境資本波動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你認為該如何評價政策效果?假設未來跨境資本波動繼續加大,外匯局會不會採取資本管制手段加以限制?

2015-10-22 13:03:03

·         王小奕:

防範異常跨境資金波動風險,始終是外匯局一項首要職責。近期,人民銀行、外匯局就外匯市場出現的異常波動採取了一些措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第一,外匯管理的政策導向沒有改變,就是要支援實體經濟發展,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第二,外匯局一直致力於減少對微觀經濟體交易行為的行政幹預,雖然近期採取了一些措施,主要是加強事中和事後監管。第三,外匯局在管控異常資金流動過程中,盡量使用經濟和市場的手段來審慎管理,現在和將來都會堅持這樣的思路和方式。總的來說,我們堅持一手抓“推改革”,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一手抓“防風險”,保持國際收支基本平衡。

2015-10-22 13:03:48

·         王小奕:

採取的措施主要包括幾個方面:一是提高了監測頻度,我們要求分局對出現異常支出的重點企業進行核實,但並沒有對他們的行為進行幹預,只是要求企業說清情況。二是在現行法律法規範疇內,督促銀行履行“展業三原則”,加強對客戶交易的真實性和合規性審核,對於真實、合法的跨境收付需求沒有任何行政性限制和規定。

2015-10-22 13:14:04

·         王小奕:

目前來看,政策效果已經顯現,9月份結售匯逆差縮減,跨境資金流出回落。

未來我們還要延續這樣的思路進行事中事後的監管,不會再回到過去的資本管制模式,而是探索建立宏觀審慎的管理框架。資本管制一般是指對居民和非居民的金融交易進行強制性限制,宏觀審慎則是通過經濟手段或者一定的法律授權對市場主體的借貸行為進行影響,增加過度投機者的投機成本,以此來遏制過度的借貸衝動,打擊資產價格投機行為。在我國資本賬戶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的大背景下,未來我們主要將在宏觀審慎框架下加強管理。

2015-10-22 13:18:17

·         王小奕:

前一段時間,易局長也強調,我們將深入研究托賓稅、無息存款準備金、外匯交易手續費等市場調節手段,抑制套利資金的短期異常波動。

2015-10-22 13:28:00

·         北京青年報記者:

外匯局對於銀行卡的境外取現新增每年10萬元人民幣的額度限制,為什麼選擇現在這個時機出台這一政策?主要考慮是什麼?

2015-10-22 13:30:36

·         王小奕:

這個政策出台確實和最近資本流出直接相關,除了這個短期因素外也有完善制度設計的考慮。外匯局在日常監測中,從有關銀行、國際組織獲取的資訊中已發現一些境內個人在境外發生大額提現,明顯超出了旅遊、購物、留學的合理需求,存在資產轉移或洗錢、投機交易的嫌疑。加強現鈔管理是國際慣例,包括歐美在內的很多國家和地區在自動取款機(ATM)上只提供小額現鈔,也是為了限制大額現金交易。之前對於境內銀行發行的外幣卡在境外提現已有日限額、月限額、半年限額的管理規定,但由於技術原因對人民幣卡境外提現僅實現了日限額管理。隨著中國銀聯技術手段的不斷加強,目前已具備了實施能力,因此開始考慮加強人民幣卡境外提現管理。此次新增的年度等值10萬元人民幣提現限額,主要是抑制少部分境內個人在境外大額提現交易,但超過90%的持卡人在境外正常消費、提現需求不受影響。

2015-10-22 13:34:44

·         胡凱紅:

今天發布會到此結束,謝謝王局長,謝謝王司長,謝謝各位記者朋友。

2015-10-22 13:36:13

分享到:
【列印】 【關閉】

法律聲明 | 聯繫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國家外匯管理局湖北省分局主辦 著作權所有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