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外匯管理局簡體中文繁體中文用戶登錄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 索  引  號:
    72698599-6-2018-0081
  • 分       類:
    新聞報道  國際收支統計與結售匯管理  各類社會公眾
  • 來       源:
    國空外匯管理局
  • 發布日期:
    2018-11-15
  • 名       稱: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就2018年前三季度外匯收支形勢答記者問
  • 文       號: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就2018年前三季度外匯收支形勢答記者問

日前,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了2018年前三季度銀行結售匯和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就相關問題回答了記者提問。

問1:2018年前三季度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形勢有何特點?

答:2018年前三季度,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平穩,外匯供求基本平衡。主要呈現以下特點:

第一,銀行結售匯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較上年同期均顯著收窄。2018年前三季度,按美元計價,銀行結匯同比增長18%,售匯增長10%,結售匯逆差下降75%;銀行代客涉外收入同比增長20%,支出增長16%,涉外收付款逆差下降49%。其中,涉外外匯收付款逆差174億美元,同比下降39%。

第二,外匯資金流動呈現雙向波動。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一季度月均逆差61億美元,二季度月均順差107億美元,三季度月均逆差139億美元;從銀行代客涉外外匯收付款數據看,1月份順差257億美元,2、3月份月均逆差49億美元,二季度月均順差15億美元,三季度月均逆差126億美元。初步統計,10月上中旬銀行結售匯和銀行代客涉外外匯收付款均呈現小幅順差。

    第三,售匯率總體下降,企業外匯融資保持平穩。2018年前三季度,衡量購匯意願的售匯率,也就是客戶從銀行買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支出之比為65%,較2017年同期下降1個百分點,一至三季度分別為64%、63%和68%。與此對應的是,企業境內和境外的外匯融資總體平穩。前9個月,企業借用的境內外匯貸款餘額下降235億美元,企業海外代付、遠期信用證等進口跨境外匯融資餘額上升127億美元。

第四,結匯率總體上升,市場主體持匯意願有所下降。2018年前三季度,衡量結匯意願的結匯率,也就是客戶向銀行賣出外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66%,較2017年同期上升4個百分點,一至三季度分別為62%、70%和68%。前9個月,銀行境內各項外匯存款餘額下降599億美元,上年同期為增加129億美元。

第五,近期銀行遠期結售匯逆差收窄並轉為順差。2018年前三季度,銀行對客戶遠期結匯簽約同比增長58%,遠期售匯簽約增長113%,遠期結售匯簽約逆差453億美元。從近期看,8月份遠期結售匯簽約逆差收窄至54億美元,9月份轉為順差3億美元。

問2:中美貿易摩擦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產生了什麼影響?請您評估一下。

答:目前,中美貿易摩擦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的影響總體可控。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我國外貿增長依然穩定。根據海關統計,按人民幣計價,前三季度我國進出口總額同比增長9.9%,其中出口增長6.5%,進口增長14.1%。分季度來看,進出口規模逐季提升,發展態勢比較平穩。前三季度,我國對美進出口繼續平穩增長,進出口總額同比增長6.5%,其中出口增長7.4%,進口增長3.8%。

第二,我國利用外資依然穩定。根據近期聯合國貿發會議的報告,2018年上半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總額同比下降41%,但我國吸引外資規模逆勢增長6%,成為全球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資流入國。據商務部統計,前9個月我國實際利用外資980億美元,同比增長6%,其中下半年以來增幅快於上半年。

第三,企業跨境融資依然穩定。2016年二季度起,我國外債去槓桿進程結束,外債規模由降轉升,今年以來逐步達到去槓桿前的水平後增幅趨穩,6月末全口徑外債餘額較3月末增長1.5%,而且結構優化,主要源自境外非居民機構增持境內人民幣債券。從銀行跨境貿易融資餘額情況看,今年以來總體平穩上升,其中第三季度增加19億美元。

第四,企業對外投資依然穩定。近一段時期,我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保持理性、有序的發展局面。前9個月商務部統計的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820億美元,同比增長5.1%。

第五,個人購匯持匯依然穩定。前三季度,我國居民個人購匯規模同比下降7%,其中,第三季度居民個人購匯同比下降5%,9月份下降20%。居民個人外匯存款餘額基本穩定,上半年小幅上升26億美元,第三季度累計下降47億美元。

第六,人民幣匯率在新興市場貨幣中的表現依然穩定。前三季度,國際金融市場波動加大,很多新興經濟體貨幣大幅貶值,新興市場貨幣指數(EMCI)下跌超過10%。其中,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累計貶值5.0%,CFETS貨幣籃子指數小幅下跌2.6%,人民幣屬於相對穩定的貨幣。

總體看,今年以來外部環境的複雜性明顯上升,包括美元匯率走勢、新興市場風險狀況以及中美貿易摩擦等,但我國國際收支仍保持自主平衡,外匯市場運行總體平穩。

問3:在複雜多變的外部環境下,未來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的發展趨勢如何?

答:未來有利於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平穩運行的條件依然充分。今後一段時期,雖然外部環境比較複雜,不確定性因素繼續存在,但我國經濟基本面的固有優勢仍較明顯,在對外開放、市場機制等方面也進一步形成了新的有利因素。

首先,我國經濟將保持穩中有進的發展態勢,應對外部衝擊的基礎比較牢固。一是經濟發展穩中向好。經濟增長、就業、物價、國際收支等主要指標都將繼續運行在合理區間,在世界範圍內我國經濟表現仍會相對優秀。二是宏觀政策連續穩定。貨幣政策穩健操作,市場流動性將保持合理充裕;財政政策更加積極,一批惠及企業和個人的減稅降費措施將不斷落地實施。三是金融運行總體穩健。金融結構性去槓桿穩步推進,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初見成效,我國宏觀槓桿率趨於穩定,各類機構投資行為更加理性,外匯儲備依然充足。四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進一步深化,推動經濟向高質量發展邁進。下一步將在支援民營企業發展、深化國有企業改革、提高金融體系適應性等方面加大力度,增強微觀主體的活力、韌性和創新力。目前,我國經濟新動能已開始煥發活力,如高技術製造業、裝備製造業增加值明顯快於整體工業增加值。未來,我國經濟轉型升級和結構性變革仍會持續,國民經濟良性迴圈將逐步形成。

其次,改革開放進一步深化,將為全球投資者提供更為廣闊的市場。一是對外開放大力推進。我國將按照習近平總書記博鼇講話精神,繼續在銀行、證券、保險等領域全方位擴大開放,持續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海南自由貿易試驗區等全面開放新舉措,不斷提升投資環境,全面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等,相關政策效果將逐步顯現。二是資本市場對外開放有序擴大。隨著我國股市、債市逐步納入國際主要指數,境外機構在我國資本市場的投資較快增長。根據外匯局統計,今年前三季度,境外機構對我國債券和上市股票的淨買入規模同比分別增加133%和78%,截至9月末所持有的市值佔比為2.2%和2.8%,較2017年末佔比均提高了0.6個百分點。但這一比重與其他國家相比依然偏低,存在較大提升空間。未來,我國資本市場仍是國際投資者分散化投資的重要選擇,而且在結算、稅收、資金匯回等方面的投資政策更加便利,國內市場納入國際指數還會有新增、擴大權重等積極變化,預計將繼續吸引更多資金流入。三是人民幣在全球儲備貨幣中的地位提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新數據顯示,截至6月末,人民幣外匯儲備規模摺合1933.8億美元,在全球外匯儲備中的佔比為1.84%,較上年末佔比上升0.6個百分點。

最後,外匯市場運行機制更加完善,國際收支自主平衡能力不斷提升。近年來,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彈性增強。同時,市場主體更加理性,匯率預期趨向多元化,涉外交易行為合理有序,匯率風險管理意識增強,對匯率雙向波動的適應度明顯提升。

未來,貿易摩擦等因素仍然複雜多變,將給全球經濟、國際貿易以及金融市場帶來較大不確定性和挑戰,是世界各國普遍關注和防範的重要風險,我們也將繼續加強監測、深入評估、積極應對。

問4:今年上半年我國經常賬戶出現逆差,而資本和金融賬戶呈現順差,對此您如何看待?

答:上半年,我國國際收支呈現經常賬戶基本平衡、非儲備性質金融賬戶順差、儲備資產小幅增長的自主平衡格局。對於這一格局的出現,我想和大家談幾點認識。

第一,當前我國經常賬戶差額繼續處於合理均衡的區間。近年來,我國經常賬戶收支更趨平衡,受大宗商品價格等周期性因素以及季節性因素影響,經常賬戶差額容易在短期內出現小幅順逆差交替,這是正常現象,都屬於基本平衡的範疇。例如,今年一季度經常賬戶逆差,二季度轉為順差,初步統計三季度仍為順差。

第二,經常賬戶演變是國內經濟發展的客觀反映。一方面,隨著我國國民收入的提高,製造業進入轉型升級階段,貨物貿易順差繼續擴張的勢頭將有所放緩,曆史上的日本、韓國以及中國台灣均出現過這一規律。另一方面,隨著我國居民收入水平的持續提升以及人口結構的變化,居民消費能力增強,消費需求提升,消費升級加快,跨境消費隨之增多。

第三,經常賬戶趨向平衡具有十分重要的積極意義。首先,說明我國經濟的內外部平衡取得實質進展,內需對拉動經濟增長的作用顯著增加。其次,體現了我國製造業發展模式的轉變,製造業轉型升級將使其朝著中高端、集約化、環境友好型的方向發展。此外,經常賬戶基本平衡有利於提高我國宏觀調控主動性,對全球經濟再平衡也具有重要貢獻。

第四,非儲備性質金融賬戶順差體現了我國跨境資本流動的穩定性。今年以來,國際金融市場波動性上升,一些新興經濟體出現貨幣大幅貶值和資本外流問題,但上半年我國非儲備性質金融賬戶順差1288億美元,同比擴大90%,體現了國內經濟穩中向好以及對外開放進一步擴大的效果。

長期看,我國國際收支有望總體保持基本平衡格局。一方面,經常賬戶差額將繼續處於平衡區間。貨物貿易在中長期將維持合理、穩定的發展格局,我國製造業具有成熟的基礎設施、完備的產業鏈條、大量的技術工人,再加上持續推動的轉型升級,有助於維持較強的國際競爭力;國內居民跨境消費將更加理性和平穩,隨著國內產品質量以及生態環境、教育等軟實力的提升,境內消費的選擇會逐步增多。另一方面,跨境資本流動將維持總體穩定。雖然外部環境複雜多變,不確定性因素依然較多,但我國吸引跨境資本穩步流入的優勢繼續存在,包括良好的經濟基本面、改革開放的政策環境等;而且,在匯率雙向波動、匯率預期保持理性、政策引導更加明確的情況下,境內主體對外資產和負債的擺布將延續平穩有序的態勢。

問5:針對當前較為複雜的跨境資金流動形勢,外匯管理部門採取了哪些應對措施?未來的政策取向是什麼?

答:防範跨境資金流動風險是外匯管理部門的一項重要工作,我們對跨境資金流動形勢高度關注。對於防範跨境資金流動風險,外匯管理部門綜合施策,切實維護外匯市場穩定。一是有序擴大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取消外商直接投資前期費用額度及前期費用賬戶有效期的要求,提升外商來華直接投資便利化程度;進一步放寬合格機構投資者(QFII/RQFII)資金匯出管理要求,取消鎖定期限制,允許開展外匯套保管理匯率風險;在“債券通”項下實現券款對付(DVP)結算安排;推動境外機構投資境內債券市場利息收入暫免徵收三年的企業所得稅和增值稅。二是重啟部分宏觀審慎管理,維護外匯市場和人民幣匯率穩定,如將銀行遠期售匯業務外匯風險準備金率由0上調至20%等。三是保持對外匯違法違規的高壓打擊態勢,嚴厲打擊地下錢莊、非法網路炒匯平台等。

未來,我們將在加快外匯管理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的同時,採取綜合措施維護外匯市場穩定。一是繼續深化重點領域改革,實行更加廣泛更高水平的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政策。二是保持對外匯違法違規活動的打擊力度,同時確保真實合規的跨境貿易和投資不受影響。三是完善“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構建跨境資金流動宏觀審慎管理體系,逆周期調節外匯市場短期波動,維護金融體系安全和國際收支平衡;完善外匯市場微觀監管框架,維護外匯市場秩序。

(轉自國家外匯管理局網站2018年10月25日資訊)

 

分享到:
【列印】 【關閉】

法律聲明 | 聯繫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分局主辦 著作權所有 授權轉載